第二十二章 捉奸

作者:人間群主 | 發布時間:2019-06-14 16:55 |字數:3213

顧蔚剛跑到醫院門口,就跟走出來的柏海迎面相撞。

他滿身濃烈酒氣,熏得顧蔚捂住鼻口,下意識退后一步。

柏海被她撞得胸口悶疼,手中的藥撒了一地。

顧蔚歉意地蹲下身,匆匆撿起。

消毒碘伏、雙氧水、抗生素、醫用繃帶,還有好多止痛片。

分明是準備自己處理傷口。

顧蔚的手微微抖了抖,強裝淡定:“你看完醫生了?”

柏海不耐煩地從她手里拿回藥,徑直往外走。

他的右腿瘸得厲害,比昨天看上去更嚴重。

顧蔚快步跟上前,一臉嚴肅地伸手攔住他:“你昨天是不是沒去醫院?”

見他別過臉一言不發,她急得怒吼:“柏海你是不是不想要腿了!你是蠢貨嗎?以后還怎么賽車?你明明那么喜歡賽車!”

她頓了頓,莫名紅了眼。

“你煩不煩啊神經病?”

見她眼眶發紅,柏海心煩意亂地抓了抓頭發,不自覺停下腳步,酒意褪去不少。

“放心,我會自己處理。”他勉強牽起嘴角,眼底有一絲自嘲,“我已經習慣了,顧蔚。”

見他執意不肯留院,顧蔚只好開口問道:“那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一個小時后,潮濕破爛的窄巷中。

顧蔚扛著柏海,累得滿頭大汗,偏頭看著他:“喂,你該不會是摔失憶了吧?”

已經在這一片找了好久,怎么會有人連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

柏海拖著沉重的右腿,若無其事地聳了聳肩。

他向來是哪里便宜租哪里,沒有定居點,漂浮無所依。

忘了也實屬正常。

顧蔚無奈扶額,隨口說道:“那你家里都有誰,我可以打電話讓他們出來接你……”

話音剛落,柏海就煩躁地甩開了她的手,失去支撐點后,驀地摔靠在墻上。

顧蔚愣了愣,見他眼底有一絲慍怒。

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

昨晚他的瘋狂還歷歷在目,今日的婚禮他也沒到場。

可見他和宋心之間的矛盾很尖銳。那他父親呢?

顧蔚看了他一眼,沒問出口。

兩人在窄小的破巷里,各有所思,沉默不語。

突然,顧蔚二話不說地扶過柏海,斬釘截鐵道:“我們走。”

柏海瞥了她一眼,眉毛微挑:“你知道我住哪了?”

顧蔚搖了搖頭:“但我知道我家在哪兒。”

“誰要去你家。”柏海甩開她的手,語氣有些煩躁。

顧蔚深呼吸一口氣,抓住他的手,自覺地搭在肩上,語氣嚴肅認真:“姓柏的,我不想跟你廢話。今天是除夕夜,風又大又冷,我不想看見你一個人孤零零地凍死在這。”

她環顧四周,滿臉嫌棄:“這里實在是太破了。”

顧蔚本想帶柏海回自己家,然而到家門口了才驚覺,她在香榭小區住習慣了,這次壓根就沒帶家里的鑰匙。

如今顧大明又在外地,根本沒法進屋。

顧蔚不好意思地看了眼旁邊的人。這下白跑一趟,估計他都快被折騰掉半條命了。

柏海靠在墻上,面色蒼白,狀態不太好,仍不忘白她一眼。

不得已,一個想法涌上顧蔚的腦海。

說來的確不太好。

她住的0802本來就是沈澤的地盤,這下除夕還帶個男人回去,這算什么事嘛!

但念及柏海曾救她一命的交情,還有,一想到自己害他摔了腿、廢了車,顧蔚實在于心不忍。

思來想去,她咬了咬牙,決定回香榭小區。

下車之前,顧蔚匆匆把外套脫下來,嚴嚴實實地蓋在頭上。

柏海瞥了她一眼,譏笑一聲:“怕被打?”

“對啊。”顧蔚倒是不在意地坦白道,“如今你車也廢了,沒法幫我。我這不得自謀生路嘛。”

“我車壞了,不都怪你?”柏海抓了抓頭發,心不在焉地嚷了一句,“神經病。”

難以想象,居然有人為了別人的照片墻不要命的。當時要不是他及時剎車,估計這神經病已不在人世了。

顧蔚。

柏海在心底玩味這名字,腦海中浮現與她相識以來的種種經歷,他不由得嘴角勾起。

這神經病還真特么不賴。

到了香榭小區后,顧蔚一路疾走,生怕有人發現自己和柏海在一起似的。

到了0802門口,顧蔚匆匆掏出鑰匙,迅速打開門,有些心虛地推了柏海一把:“快,快點進去。”

“催命呢你。”柏海不慌不忙地走進屋。

顧蔚關上門后,慌忙叫住他:“欸欸欸,姓柏的,換鞋!”

柏海不耐煩地走回玄關處,換好鞋后,才重新走向客廳。

他絲毫沒有半點客氣生分的態度,像個公子哥回自己家一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顧蔚則像個丫鬟,大汗淋漓地提著一堆藥品。

她走到柏海旁邊,將袋子遞給他:“你趕緊處理,免得傷口感染什么的……”

柏海滿不在乎地點了點下巴,隨手撩起衣服。

倏忽,頭上一巴掌拍下來,響起顧蔚又氣又羞的聲音:“你耍什么流氓!”

柏海十分郁悶,直接亮出胸膛上的傷口,語氣頗為無奈:“神經病,到底要不要我涂藥啊?”

“噢……”顧蔚瞥了眼他的傷口,神色很不自然,撓了撓腮,“那……那你快弄啊,廢話那么多!”

柏海簡直無言以對,翻了個白眼,開始埋頭處理傷口。

“對了。”顧蔚忽然想到什么,神色嚴肅,壓低聲音,“你千萬記得,不管過會兒干什么,都一定要小聲一點,最好什么聲音也不要發出來……”

見她那小心翼翼、神神叨叨的模樣,柏海不由得起了逗樂之心。

“可是我疼啊,干嘛不叫。”

說罷,他就死皮賴臉地大聲叫喚起來。

顧蔚嚇得趕忙爬上前,死死捂住他的嘴。

見他笑得肆無忌憚的,她佯裝兇惡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你有傷,我一定打你!”

柏海切了一聲,笑說道:“就你這小身板?我全當撓癢癢。”

忽然,電話響了。

顧蔚看著亮屏的小靈通,戳了戳柏海:“欸,你電話。”

柏海看了一眼,臉色驟沉,直接掐斷了。

見他悶著不說話,顧蔚也大概猜到了幾分。

多半是師母宋心打來的,可柏海不愿接他媽的電話,她這外人也不好開口。

氣氛霎時沉寂下來,似乎剛剛的打鬧都是表象,現在的沉默才是柏海真正的心境。

為了緩解氣氛,顧蔚拿出手機,假裝隨意一問:“欸,明天正式春節檔了,你要不要一起看電影?”

柏海把小靈通隨手扔在沙發另一邊,又埋頭涂藥。

他手上動作草率粗暴得很,嘴上卻漫不經心地答道:“什么片兒?”

“當然是《雙喜》!”意識到自己有些過了,顧蔚頓了頓,若無其事地繼續說道,“我看了預告片,感覺還不錯。”

柏海搖了搖頭,干脆果斷地拒絕了:“不去。”

不知道是出于粉絲急于安利的心理還是出于對前男友的無腦維護,顧蔚有些不服氣:“為什么?”

柏海頭也不抬,隨口說道:“我討厭合家歡。”

顧蔚怔了怔。本想轉移他的注意力,沒想到反而觸到了痛點。

又是一片沉默。

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顧蔚驚得差點尖叫。

除了沈澤,還能是誰!

她下意識捂住柏海的嘴,將他半拖不拖地拉到自己的臥室,隨后又匆匆把他的所有東西塞進房間。

“我警告你!絕對不準發出任何聲音!要是事情敗露,我……我咬也要咬死你!”

見她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柏海暗自好笑,微微挑了挑眉,故意挑逗道:“怎么,有人來捉奸了?”

顧蔚二話不說,一巴掌拍在他頭上:“閉嘴!”

門鈴還在響,顧蔚小心翼翼關上臥室門,又急忙理了理自己的頭發和衣服。

奇怪,怎么真有種被捉奸的錯覺?

她的心臟怦怦直跳。

絕對不能讓沈大爺發現她帶了個男人回來!否則一切都完了!

她深呼吸一口氣,調整狀態,慢慢走到門前。

故作坦蕩地問了句:“誰啊?”

“是我。”

果然,門外響起沈澤干凈磁性的聲音。

“噢,稍等。”

顧蔚定了定心,把門打開。

門外,沈澤身穿睡衣,端著洗漱用品,安靜地看著她。

顧蔚吃了一驚:“你……你這是怎么了?”

沈澤頗為無奈地聳了聳肩,淡淡說道:“隔壁好像電路壞了,我想今晚先在你這過一宿。”

“怎么又壞了,前段時間不是才來電工檢查了么,這也太不專業了……”

見她絲毫不懷疑,沈澤擺出一個無辜的表情:“那我可以進來了么?”

聽見這句話,顧蔚瞬間慌了神,毫不猶豫地用身子堵在門口:“等等!”

她的大腦飛速運轉著。

如果沈大爺真的住進來了,那必然會發現柏海的存在。

可她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他進來呢?這明明是他的地盤!

究竟怎樣,才能避免露餡呢?

顧蔚快要瘋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沈澤早就洞悉了一切。

0801門外的攝像頭360度無死角,所以顧蔚扶著柏海走出電梯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看見了。

這兩天來,那位平日里嬉皮笑臉的顧小姐也不來蹭飯了,房間里似乎一點動靜也沒有。

會不會出什么事?想到這,沈澤便心安理得地調看監控視頻。

然后就發現,真的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某顧姓女郎除夕深夜,攜伴同歸。

沈澤沉不住氣了。

他匆匆收拾了一下,果斷關了房間的電閘,來到0802。

今夜,注定不凡。

热门棋牌游戏
时时彩后四万能码 必赢客北京pk10下载 老重庆时时彩 99精品宝马娱乐在线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赢牛娱乐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骰子单双玩法app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博彩收款码 赖子牛牛抢庄技巧 香港6码中特免费公开 欢乐生肖平台 双色球胆拖投注速查表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后四万能码 必赢客北京pk10下载 老重庆时时彩 99精品宝马娱乐在线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赢牛娱乐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骰子单双玩法app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博彩收款码 赖子牛牛抢庄技巧 香港6码中特免费公开 欢乐生肖平台 双色球胆拖投注速查表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