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鬼遮眼

作者:青萍之末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08 |字數:2081

這樣的意外并沒有結束,而是接踵而來。

但是每次在危險來臨之前總是會有一個聲音或者用不同的方式提醒著我,讓我與死神擦肩而過。

那種感覺就像是心兒在我的身邊護著我一樣。

心兒是你嗎?你真的就在我的身邊嗎?

在我發生種種意外之后,警察局再次加派了人手,保護我的安全,因為我和之前所有耳朵案子都有聯系,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可那些案子就一點頭緒都沒有了。

可是事情并沒有警力的增多而減少發生,雖然每次都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避開,可是我感受到越來越大的一股力量開始籠罩在我的周圍,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會爆發出來。

為了養父的住院費,我再次來到了火化場,接待我的還是那個老爺爺,看到還是我來了,開始連話都不說了,就待在自己的小值班亭里聽著話匣子。

我只好自己走向了每次工作的地方。

經過那次之后出了自己需要入殮的棺材,其他的我都不敢再去觸碰,就怕出來點什么東西,自己的心臟會承受不住。

在給一個小孩子化妝的時候,我總感覺背后涼颼颼的,轉過頭去什么也沒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我只好加快工作進度,盡快離開這個陰森幽布的地方。

從火化場出來之后我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王杰的車,我和他招了招手朝他走去,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旁邊的森林里站著一個影子,我看過去,那個人就是我掛念著的心兒。

心兒真的就在我的身邊呢。

“心兒。”我呼喊著她的名字,可她沒有應我,往樹林的里面走去。

為了留住心兒,我上前追了過去,就連王杰喊我的聲音我都聽不見了。我跟著身影來到了樹林里面可是已經不見心兒的蹤影。

我一邊找一邊喊著心兒的名字。

突然她又在我的右側出現了,我再次跟著她。她總是走著走著出現,走著走著又消失了,就像是在引我去某個地方一樣。

最后心兒在一片空地上消失了。我可是慌了,大喊著心兒的名字。

“心兒,你在哪,心兒。”

“哈哈哈.....”悠長而詭異的笑聲出現在空曠的地上響徹起來。

“哈哈哈...”笑聲一時男生一時女生 ,讓人無法分辨。

當我感覺情況不對,可是發現已經走不出這個空地了。

“王玲玲...,王玲玲...你該死...去死吧...”那些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慢慢的聚攏起來。我的眼前開始出現了一團團的黑霧,那一團團的黑霧化成了一個個凄厲猙獰的惡鬼。

之后黑霧開始聚集起來,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影朝我撲了過來,把我抱圍了起來,我感覺我身上的力氣正在一點點的被抽光,那種窒息感,讓我感受到了死神的來臨。我的力氣失去的速度和那團怪物的成長速度成正比。

就在我的力氣快要抽光的時候,我的身體突然和那團黑色的東西強制被分離開來,我被

甩到了一旁。

接著我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輕輕一揮手那團黑霧從巨大的怪物,再次分散成一個個小的黑霧。

一個個都發出猙獰的聲音,令我的耳朵十分的不適。

“哼,就憑你們還想和我斗?我勸你們盡早投胎否則別怪我把你們打得魂飛魄散。”那個男人不屑的說著。

這個聲音,是之前在我腦海里的聲音,也是給睡夢中的那個聲音。

“你...”

那些惡鬼根本就不服,刺耳的叫聲吼著沖向了我面前的那個男人。

“自不量力。”只見那個男人慢慢的握緊拳頭,一拳打在了那團黑霧上面,黑霧瞬間在空氣中消散了。

可是接著而來的是數不盡的黑霧,可怕的臉在黑霧里浮現,那人一腳重重的踩到了地上,一瞬間撲上來的惡鬼也都消散了。

我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一幕,無法置信這個男人竟然這么輕松地就打敗了惡鬼。

“謝謝你.救了我,我們是不是認識...”我好奇的問道。

那個人緩慢的轉身,看到那張練得時候我驚訝的捂住了嘴,那不是我在小樹林里碰到的那具尸體,還出現在課堂上的那具尸體。

“鬼啊!”我大叫著,往后跑去,結果衣領馬上就被提了回來。

“求求你不要殺我啊。”我緊閉著雙眼,樣子慫極了。

“你可真有意思,我要是想殺你,剛才為何又要救你啊。”那男人的聲音很好聽,竟然不像其他的惡鬼那樣低沉恐怖的聲音。

“那...那你想干什么?”我不確定的問道,這是我真的第一次和鬼魂在對話吧,之前見過的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是現在在我面前的我相信是絕對存在的。

“我想和你睡覺。”

“什么?”我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一個鬼居然想睡我,真不知道是自己的魅力太大,還是男人,男鬼都這是精蟲做的。

就在我嚇得不敢動的時候,王杰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身后。

“玲玲,玲玲你在哪呢。”

聽到王杰的聲音,我趕忙回應著。

“我在這呢。”

王杰好像聽到了,我能聽見腳步聲一點點的朝我接近,終于看到了王杰的臉,我馬上跑了過去,抱住了王杰。

看到我嚇到的樣子王杰努力的安撫著我,等我情緒平穩下來了,我偷偷的往回看過去,那個男人已經不在那里了。

王杰把我帶回了車上。

“你剛才怎么了,怎么叫你你都沒有反應,我跟著你去,結果看不見你的人,找了好半天。”王杰的語氣里有些怒氣,我知道他是擔心我的安全。

“呃...只是看到了一個人很像我朋友,但是發現是我看錯了,之后就迷路了。”我沒有說實話,但是也確實是這個樣子,只是沒有說出我被一個男鬼救了的事情。

“下回不許這樣了,實在太危險了。”王杰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知道了。”我乖巧的點了點頭。

王杰把我送達了宿舍樓底下,等我發了消息告訴他倒了宿舍,他才離開了。就在王杰剛離開之后,我的身后再次出現了那個男鬼。

热门棋牌游戏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必富娱乐是不是倒闭了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现金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最新娱乐视频 上海时时开奖結果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 电玩城龙虎机 快速时时计划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ig传统彩赛车怎么找规律 后三包胆怎么看走势图 福建时时诈骗团伙立规定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 11选5前三直怎么算 新时时豹子号统计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必富娱乐是不是倒闭了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现金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最新娱乐视频 上海时时开奖結果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 电玩城龙虎机 快速时时计划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ig传统彩赛车怎么找规律 后三包胆怎么看走势图 福建时时诈骗团伙立规定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 11选5前三直怎么算 新时时豹子号统计